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奶孩子的老师
奶孩子的老师

奶孩子的老师



 「红颜不曾旧,旧在人心久;徐娘叹半老,伞下情缘修。」

  故事发生在五月的某一个礼拜,之后再横跨了快两个月的一件风流往事;但
严格地话说从头的话,却又是事隔七八年之久的一段前因后果。

  虽然Jam一直认为每个身处不同年纪的女人,都有属於那年纪所特有
的美丽和性感,但年过30、甚至熬过了人生40的诸般风雨历练之后,那些懂
得保养之道的成熟女人们,往往身上多添了一股浑然天成的女人韵味,只要懂得
运使这股风情韵味的媚惑门道,她们就会成让每个男人都为之垂涎欲滴的一块块
可口美肉,就像是比美乾式熟成丁骨牛排的顶级风味一样。

  「红颜不曾旧,旧在人心久」,其实换个角度去欣赏身边周遭的美人迟暮,
只要人心一变,她们何尝不是具有现代感名词的「美魔女」一枚。

  一如带着小幼仔?小明海回到娘家生活,已经一段时日不见的曼儿老师,当
好久不见的她、突然站在我家一楼后门的红色铁门外时,偶然相遇的Jam、
不免是呆了半晌地多看几眼,才又回过神来地走向了、这个要称作「美魔女」一
点儿也不为过的40几岁小学老师。

  「早!你……怎么会在这?你回来怎也不先说一声?」、「嗯,想给你惊喜
啊!主人老公……」、「哈!主人老公!嗯哼!这里不方便说这种话,我们换个
地方吧!」、「嗯,是的……」,Jam这次早上上班回家是来拿一份文件
的,不料却在这里意外遇见了曼儿老师-自从她帮我生下了小幼仔?小明海以后,
她便待在高雄娘家坐月子和带着小明海,偶尔才会出现见个面,一个月顶多见个
一两次吧!

  而这时候、她手上抱着的婴儿,应该就是我们俩的血脉给共同生下的小幼仔?
小明海吧!而「明海」是曼儿老师爸爸的名字-一个年轻早逝的老实男人和远洋
渔船船员,曼儿老师为小儿子取了这个名字的用意,大概就是在追念那个印象中、
面目已经模糊不清的无缘父亲吧!

  「咕叽!咕叽!」、「呵,主人老公,你就别再逗弄他了!曼儿好不容易才
让他安静下来,万一让他精神来了,曼儿又要被他给折腾了!」、「哈!这样啊!
那不就是你当妈的乐趣?咕叽!咕叽」!,呵,说是换个地方说话,其实也只是
转过Jam家后门的一个墙角后,我们俩的脚步给踏进了、一旁不到2公尺
宽的狭窄防火巷里;同时,Jam等脚步一个定下后,便忍不住靠拢上曼儿
老师身边、出声逗弄起她怀抱里快一个月没见的小幼仔?小明海。

  「嗯,别玩了!主人老公,跟你说认真的!」、「啾啾啾!呵,那我也说认
真的……几天不见,你,变漂亮了!」、「嗯?有吗?」「是啊!对了,你的眼
镜呢?」、「上次去了趟眼镜行,听了你的意见,我打算以后都改戴隐形眼镜…
…主人老公……曼儿我……这样子还好看吗?」,所谓「女为悦己者容」,每个
s主当然都乐意见到、自己的m奴听从了自己的建议或意见-尤其还因此让m奴
可以变得容光焕发、面目全非……啊,不是,是容光焕发、面目一新。

  Jam认识曼儿老师大概3年多,今年要满42的她、老实说顶多算是
个耐看型的路人美女,脸蛋五官有点像是日本的熟女av女优?三浦惠理子;而
身高166。4的她,身材高?却略显单薄、胸部也不大,加上在学校当老师时、
观念上被要求的素颜简妆,使她从来不是个令人惊艳的亮眼美人,因此,也格外
显得今天的她、是多么让人为之眼睛一亮的美艳。

  她身上的卡其色短版风衣不失时尚,底下搭配的黑色皱褶荷叶边膝上短裙、
则若隐若现地透着曼儿老师的大腿曲线和白皙皮肤;加上修剪过的带卷长发、红
色珠宝耳饰和脚下踩的卡其色兔毛短靴,眼前彷彿重新学会打扮的曼儿老师,视
觉年龄顶多只有30岁上下罢了!

  「嗯,好看,真的……」、「嗯,好啦!别再一直看我,我……曼儿也是会
害羞的!」、「哈!难得讚美你漂亮呢!你就老实收下讚美和开心地笑出来就好!」、
「齁~主人老公!你这样说……到底是在亏我?还是在夸讚我啦?」、「呵!你
说呢?」,狭窄的防火巷里,靠我家后门的一端、堆放了某个缺德邻居家里的几
口大纸箱、现在反倒替我们提供了掩人耳目的遮掩-让我得以稍微放大胆量、伸
手抚摸起曼儿老师的脸蛋来;而保养有道的她,脸蛋肌肤在我手掌抚摸间的柔滑
细緻,一点儿也看不出她已经是个、生育过4胎子女的40几岁熟女人母。

  毕竟,在屏东这样的乡下地方,邻居之间的人情味浓厚,也意味着流言蜚语
的传播也更加可怕!因此,这条分隔我和曼儿老师住家的防火巷,尽管阴暗潮湿、
人烟罕至,却也成了我们俩时常临时幽会的老地方-就算这条防火巷的另一端、
就通往镇上四线道的大马路商店街上,但偶尔投往防火巷这里的路人眼光,也不
失为我们俩的幽会、增添了几分刺激和兴奋。

  「呵,说正经的,你今天回来干嘛?」,我问,一边则伸长了手、开始把玩
着曼儿老师新戴的耳饰,「嗯,想回学校一趟、处理好延长育婴假的事,我想在
娘家多待一年,陪陪妈妈、陪陪我们的小明海……呦!对吧?我的小乖乖!」,
说到开心处,只见曼儿老师配合地低下头、多看了怀里的小幼仔几眼,「嗯,那
你要回房间看看吗?我每个礼拜都会找时间来你家做打扫和整理……」,我说,
一边拿出了口袋里的一串钥匙、曼儿老师家的钥匙也挂在上头;而她家所在的隔
壁公寓一楼租屋处的厨房后门,就开在这条狭窄的防火巷里,离我们现在大概五
步不到的距离。

  「不用了,我相信你……主人老公……」、「嗯,是吗?」、「这里是曼儿
现在的家,小明海未来的家,当然……也会是主人老公你的家、我们三个(人)
的家,曼儿相信……没有人会不管自己的家的……」、「嗯,怎么……突然这样
说?」,忽然,听见了曼儿老师的感性告白,也让Jam缩回了手、不好意
思地搔起了自己的头发,同时,心里也感觉到了一股暖意的流动。

  「嗯哼!不过你变了这么多,就是奶子还是小了一点,真可惜!」,fra
nk不擅长应付女人们对自己的这种感性告白,把钥匙放回裤子口袋后,急忙一
个转换话题、双手也抓上了她卡其色短版风衣下的胸部位置,却突然有着一种、
胸部有别於过往b杯大小的饱满触感。

  「讨厌!主人老公!我说我都喂母奶多久了?你也该记得……因为这样……
人家的奶子早就变大了!你看!」,伸手打掉我摸上胸部的手掌后,曼儿老师却
是自己单手抱着孩子、用另一手解开了自己风衣上的钮扣;等风衣一个向两边敞
开,里头的一对微微下垂、徘徊在大c小d之间大小的饱满乳房,也跟着映入了
我的眼帘。

  而同时,曼儿老师两边暗沉带黑的乳尖上,不知是否因为想要哺育自己后代
的母爱?还是看着眼前自己男人给激起的肉欲?乳尖上,兀自溢出了几滴鲜白色
的母奶奶汁。

  「呵!曼儿老师,你这个小变态……居然没穿胸罩呢!至少也穿个哺乳内衣
吧!难道……你打算只穿这样、晃着奶子去学校啊?好一个……变态老师!哈!
该不会你连下面也……」、「嗯哼!讨厌……不要说我……还不是因为今天要来
找你……所以我才没有……」,一手摸着乳尖微微渗着母奶奶汁的人母乳房,f
rank另一手则探向了曼儿老师的短裙底下,手一撩,只看见仍然维持m奴剔
光阴毛习惯、一派光溜见人的饱满阴阜,就这样静静地展露在我眼前。

  「原来……这是你今天找我的目的啊?那没办法了,只好让你一边喂奶当妈,
一边挨干当母狗了,对吧?曼儿老师……」,一时兴起,左右看望了这条防火巷
的无人声静,Jam就拉开了裤子的拉炼、顺手挪出了半软硬的肉棒,抖了
几下,再随手沾了些口水、来回几次湿润开曼儿老师略感紧闭的阴道口后,跟着
「噗滋」的一声,今天还没使用过女人肉穴的肉棒,就直挺地整根肉棒给贯入了
曼儿老师、她那副前任人妻和现任人母的温暖肉穴。

  「喔……就是这样……插进来了……主人老公啊……在娘家……曼儿好想念
……主人老公那里(肉棒)的感觉……啊……」、「呵!你这个变态老师!母狗
老师!喝喝!说你淫乱又下贱还不够!乾脆……就让你今天装着我的精子去学校
……喔嘶……给同事看……给小朋友看……看看发春的邹○洁……怎样发挥她这
个老师的子宫的用途的……」、「嗯哼……主人老公好坏……曼儿是你调教出来
的……变态老师……母狗老师……啊啊……又淫乱又下贱……啊啊啊……」,隐
约回响着淫声浪语的防火巷里,曼儿老师家的厨房后门外,身为女主人的曼儿、
一手撑着厨房的木门和纱门,另一手则努力抱稳着吸奶中的小明海;而她微微翘
起的屁股上,那件黑色皱褶荷叶边膝上短裙,则被掀到腰间、好让从她身后抽插
肉穴的Jam,可以一览无遗地欣赏着、她那兼具弹性和结实感的女人臀部。

  「然后呢?继续说!」、「嗯……啊啊……还有……啊~顶到人家最里面了
……啊……」、「白痴啊!我想知道这件事吗?」、「是……嗯……可是……真
的好舒服……好爽……啊……知道了……啊啊啊……人家等一下……会乖乖去○
○国小……让大家欣赏……人家的子宫……装满主人老公精子的……样子……啊
啊啊……」,随着Jam的不断用肉棒抽插起来,曼儿老师阴道里的淫水、
也逐渐分泌了出来,使得曼儿老师的肉穴、越是更加适合让男人尽情地狂抽猛干。

  而Jam一手扣住了曼儿老师的腰枝,一手拉住了悬在她腰间之上的黑
色皱褶荷叶边膝上短裙,身体呈现了略微弓弯着下半身的姿势,努力打算赏赐给
久违不见的m奴宝贝、一发属於s主身为男人才有的宝贵精液。

  然而,从阴暗的防火巷另一端、人来人往的大马路商店街的方向,突然,f
rank似乎感受到由两三个多事的路人、所传来的吱吱喳喳说话声和好事的眼
光;只是,哺育母奶中的m奴母亲也好,大汗淋漓地喂饱m奴母亲飢渴肉欲的s
主父亲也好,沉浸在这sm调教游戏的世界里的我们,现在,只在意着对方眼眸
中给倒映出的自己。

  「主人老公……我……曼儿……好爱你……」、「呵,我也是,宝贝……」,
回归到自己肉体需求的自己,或许也让我们回归到最真实的爱与欲.............